没有人不怀念圣地亚哥


文 | 相昳钦

From 不正常留学实验室

朋友说San Diego没有故事。这里不是欲望之都,也没有生离死别,但却有种魔力,让你愿意在死去后埋在这里。

这座城市很慵懒,但这种慵懒建立在极高的优越感之上。

看到La Jolla Cove的海滩上肌肉完美、小腿颀长的沙滩裤帅哥、比基尼美女,谁不渴望拥有自己270度的落地海景玻璃窗。

于是无数人来到这里,离开这里,才后知后觉发现已经爱上这座城市,拼命赚钱想要拥有自己的海湾小别墅,留在这里。

01

SD = Socially Dead?

刚来SD的时候,被朋友的亲戚送到学校,一路上都是矮矮的平房。

快到学校的时候,远远望着木制的灰色双层宿舍,怎么看都和电影里的美国大学相差甚远。

UC San Diego是全美出了名的丑,整个学校除了图书馆其他基本没法看。我来到自己专业楼时,怀疑设计师随便拿了张大一时的手稿就交差了,感叹这钱可真好赚。

过了一段时间,灯红酒绿的生活没等到,反而是学会了怎么在黑暗的客厅开着手机蹦迪。

平日的时光没有名媛下午茶,每晚在due due due中苟活。蹑手蹑脚出门的时候,还要被自称神经衰弱的室友说:以后能不能拿好所有东西再洗漱?不要再进屋子了。

San Diego的气质不是美剧里那么dramatic。

02

冲浪的小哥,钓龙虾的爷

有无敌海景做背景板,San Diego人干什么都离不开海:帆船、冲浪、钓龙虾、游艇、海边高尔夫、whale watch, gliding, scuba diving,放假除了做多人海上运动不干别的。

刚到圣地亚哥的时候,和社团的同学去海边玩frisbee,傍晚围成一圈烤棉花糖做s’mores。有人弹尤克里里,有人讲故事,有人玩美式尬尬的ice-breaking游戏。

我裹着外套捏着饼干,大口吸海风,这大概就是SD的土著气息——

冲浪是会上瘾的。即使最开始只会趴在冲浪板上,一边暴晒一边呛水,像飘在海上的咸鱼干。

后来真的能站在滑板上,乘风破浪的感觉,真的会以为自己是呼风唤雨的女海王(随即栽进水里)

在downtown的餐馆,有lobster Thursday,新鲜个头大,浇上融化的黄油送入口,人都化了。

窗外有海边的游艇和轮船,还有星星点点的烟火气,像是这座城市的表白式。只是最后结账时有些心痛,连回忆起龙虾肉的味道都变得不是纯粹的甜。

学校自己有家意式brunch,也是在这里第一次约到帅得能够出道的ABC学长吃饭。

令人窒息的尴尬被意大利甜品的腻味冲淡了一些,给精致的食物拍照拍到停不下来,以至于忽略了学长送我回家时优雅的侧脸。

每个春天的几个晚上都能看到发蓝色荧光的小鱼聚集。如果走在海滩上,会留下荧光脚印。

若是游泳,身边会有蓝色的光萦绕,恍惚间感觉在星河畅泳。

一切过于美好,殊不知恬淡的代价悄悄藏了起